您的位置: 昭通信息港 > 时尚

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百七十六章 坏雪人儿

发布时间:2019-09-25 22:16:15

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百七十六章 坏雪人儿

“所以……对付你这样的人,只能用暴力”

楚山的手刚要达到她的腰,一愣神。

年华温柔而又轻飘飘的声音落下的一瞬间,便不给楚山机会,右脚膝盖动作极快地猛一用力“嗷你”

楚山拔高声音的惨叫传入空气中,他痛苦地抱着下身,身体弓着,脸上的表情渐渐阴狠,“你找……”

“你才找死。”年华冷声说着,自然不会给他多说话的机会,一个干净利落的回旋踢,楚山的身体本就痛得不平衡,“咕咚”一声掉进了坑里

他掉下去的时候惨叫连连,正好脸朝下,狼狈之极。年华勾了勾唇,略一砖头,“你们两个还不走,留着当证人么?”

秦风笑道:“这就走,这就走。”

赵墨已经崇拜地两眼直冒星星,跟着点头。两人都还没有从刚才的惊变中回过神来,直到回过神的时候,已经走了有一段距离,秦风问:“墨子,我们为什么这么听话?”他秦风竟然听起年华的来了除了听过他妈妈,他爸爸的话,就没听过别的女生的话,真丢脸

“因为她……”赵墨想起刚才年华身上的强大气场,一时也说不上来。

秦风回头看了看女生倔强的背影,亲切感又不由自主地冒了出来,奇怪……

“这下又多了一个雪人儿。”年华笑着跟齐悦悦打趣。

“二妹,厉害”齐悦悦竖起大拇指,又弯下身道:“小朋友们,你们可以去看雪人儿了。”

“哇”孩子们兴奋地眨巴眼睛。刚才姐姐对他们说,站在树下背过身闭上眼睛,等她让他们睁开眼睛时,就会有一个雪人了

“你等等……”齐悦悦看了一眼年华,作势要跑。

“悦悦,你去?”

齐悦悦诡异一笑:“待我去踹他一脚。”

那边楚山真是浑身都痛,尤其是那里。更是痛得他想嗷嗷大叫,那女生是谁?总有一天他要还回来

他一只手捂住下体,一只手撑着地上,颤抖地想要爬起来。突然背上被人来了一脚,直接整个人一张脸又埋在雪地里了

小朋友们围在坑边快乐地鼓掌,“雪人儿,雪人儿,雪人儿会动……”

“咦。雪人儿是坏哥哥。”

“终于有雪人儿了,雪人儿成坏哥哥了。”

“不是,是坏哥哥变成雪人儿了”

欢呼鼓掌只差撒花庆祝了,楚山抬起脸恶狠狠地威胁,“再叫,再叫看我怎么收拾你们回头把你们都扔坑里”

回去的路上,齐悦悦心情十分愉悦,“今天可真解气。我一直都想教训教训楚山,你都不知道他以前在学校怎么欺负人了,有一回把一个穷人家的好学生打到腿都瘸了。结果赔了一些钱就了事了。”

“我小叔还说我不能冲动,不要去招惹楚山。起码和楚山不要发生明面上的争斗,不能让人看出破绽,气死我了”

“你小叔说得对。”年华笑。

“嗯,我知道小叔是为我好,所以我一直忍到现在。刚才要不是有你,我肯定会跟他打起来。二妹你刚才真是厉害。”

年华不以为意,摇头道:“我根本就不会打架,要不是有那个坑,我不能对他怎么样。”还好之前学过跆拳道。派了一点用场,在楚山不防备的情况下教训到他。

“是,这样想想真的很危险

重生后的如烟事儿  百七十六章 坏雪人儿

。下一次你碰到这样的情况千万要绕道走。”她的二妹这样娇美真叫人担心,“刚才楚山看你的眼神色迷迷的。太不是东西了”

“楚山,为什么……为什么会这么……”年华也想到他刚才肆无忌惮地眼神,犹豫地问。

齐悦悦低下头,叹了口气,“楚山小时候是在国外长大的,去年才来上京。转到了我们那个学校。可他或许是在国外顽劣惯了,一回来就无法无天,大家都叫他楚霸王。”

难怪那么开放……年华明白了。

处理好陈导的事情,又在齐悦悦家待了一天,年华本打算回去的,可是拗不过齐悦悦的再三请求,就是一向平静地齐诏也笑着说:“上京有很多好玩的地方,让悦悦再带你多玩几天,尽尽地主之谊。”

近来总不见齐诏,也就只有吃饭时才能看到,年华不由问:“齐叔叔近很忙么,快过年了,应该更闲才是呀。”

齐诏低低笑了笑,儒雅的脸上带着一丝笑意,“这一段时间恰恰是在忙的时候,大哥的公司还有一些事情要帮着处理。不像你们的寒假。”

“哦。”年华倒也理解,“那齐叔叔要好好照顾身体了。谁说我们寒假不忙了,是有寒假作业呢。”

“除了寒假作业,年华,你可得抓紧了。”齐诏说着,意有所指。

好在齐悦悦没听出什么来,还在看着电视。年华委屈瞪他。《清平乐》的下部啊啊……

然后齐老就发现近他们家热闹了,秦家和赵家的俩孩子老是往他们家跑,更奇怪的是小西那孩子竟然没和他们两个一块来

齐老不免好笑地看着孙女,“悦悦,你又跟淮西那孩子吵架了?”

“哪有,爷爷,没有的事情。”齐悦悦嘟着嘴,难道在爷爷眼里她就只会吵架.“不信你问年华。”

年华解释:“燕淮西吗?齐爷爷,我们这几天连他的影子都没看到。”

齐老动了动嘴角,这丫头说话真是,犀利……遂问起秦风和赵墨原因。

秦风眼神闪躲,这,他向年华的方向瞥了一眼,“齐爷爷……淮西他,嗯……他在医院。”

“哦。”齐老恍然大悟,“我倒是忘了,是楚家那孩子的事,那孩子还没好?”

“不是……”淮西说过不能说的。

秦风和赵墨面面相觑,这回,真不是那个楚寒生的事情楚寒生做完手术,就一直在医院躺着,医生说伤得不太深,没有伤到心脏,就是流血过多,养养一段时间也就好了。楚寒生什么的他们也不熟,索性是淮西家里要操心的事情。

但是他兄弟这次,是真的住院了自己把自己给整进医院了现在正躺在医院里,接受着他那个严厉的爷爷关于思想品德,党和国家的伟大澳门黄金城|官方网址呢

嗳,赵墨觉得他兄弟真可怜。未完待续。

...

宁德治疗包皮包茎费用
宁德治疗包皮包茎医院
宁德治疗包皮过长方法
宁德治疗包皮过长费用
宁德治疗包皮过长医院
猜你会喜欢的
猜你会喜欢的
友情链接:顶级娱乐城